朝枫

大概是只喜欢甜,拒绝刀子从我做起

【安雷】纸鹤

*这里新人朝朝,文笔渣,手癌,逻辑与场面混乱,但是脑洞来了挡也挡不住

*人物属于七创社,安雷属于大家,ooc属于我

*安迷修雷狮已同居前提

*你不可能在我这儿吃到刀,如果有,那一定是你的错觉

OK?那就开始

       雷狮打着哈欠从二楼下来,眯缝的眼睛里溢出了生理性泪水。连帽衫松松垮垮地套在他身上,头巾也系歪掉了,活像前一天晚上干了些不可告人的事情——实际上他只是修仙修到凌晨然后第二天又起得太早了。
他把全身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了扶手上,摇摇晃晃地蹭到了客厅,打着哈欠道了声:“早,安——?”

       然而客厅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 场面曾一度尴尬。

       “安没马——?”雷狮又喊了一声,还是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   不应该吧,雷狮这样想着,就算对自己来说是起得早了,但是……他走向了安迷修的书房。

       但是直到雷狮站在了书桌前,也没有看到安迷修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 雷大猫有些不爽,皱了皱眉头,并不打算继续找下去了。最近安迷修好像有事情要做,一直很忙,出门的次数也多了,雷狮追问起来,他也只是找些拙劣的借口,雷狮都懒得戳穿这个万年低情商了。

       那时雷狮还在心里矫情的安慰自己,都老夫老夫了,给对方留些隐私也好。可是现在——雷狮盯着书桌上的那只充满了粉红气息的千纸鹤,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 安迷修的桌子上总是摆着一只纸鹤,过一段时间还会换一种颜色。在发现安迷修对纸鹤宝贝得很后,终于有一次,雷狮把罪恶的手伸向了无辜的纸鹤,“我以为傻瓜骑士你会对纸马更感兴趣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啪——!”安迷修准确而快速的拦下了雷大猫的爪子,并巧妙的把人带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 再后来,雷狮又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,抓住了各种各样的时机,想要一探纸鹤的究竟,但是从未成功过。就好像在纸鹤上长了眼睛一样,安迷修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拦住雷狮,并且把后续剧情变成和第一次一样。次数多了,雷狮也就暂时的放弃了这个打算。嘛,来日方长,就比如说……现在。

       环顾四周,很好,并没有人。 “唔……果然还是看一下      吧!”这样想着,雷狮果断的拿起了纸鹤,在确认没有什么后,把它拆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一张信纸。一张粉红色的,写满了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娟秀字体的,信纸。

       而且最上面醒目地写着“To:骑士先生”。

       “很可以嘛~这种恶心帅骑士还会收到女孩子的信,呵——真不知道是谁瞎了眼。”【完全没有意识到把自己也骂进去了】

       雷大猫觉得自己隔着信纸都能感受到写信之人那浓浓的爱意,于是他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【?!】用一种让人发毛的温柔语气,一字一字的吐出了一句话:

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别·让·老·子·逮·到·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就在雷狮内心深处想着以后要罚安迷修一辈子不许碰马的时候,远在凯莉家的安没马先生,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       坐在他对面凯莉端起茶抿了一口,“安没马,你没事吧。”非常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事,还有,请不要叫我安没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安没马。据说打喷嚏是因为有人在想你……emmmm……也有可能是有人在诅咒你哟~”凯莉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。

       安迷修想起了家里那只大猫猫,突然觉得脊背上一凉,决定快点把事情解决掉回家:“凯莉你继续,刚才说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哦,说到把安雷的本子给你一套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家中的雷大猫已经说到做到,把安迷修电脑里所有的小马宝莉给删掉了。这个时候,他才有时间仔细的“品读”一遍这封“爱的信件”。

       雷狮将布满折痕的信纸细心的展平,轻柔的像是对待最心爱的恋人一样,然后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雷狮攥着信纸的手颤抖了起来。他忍不住仰起头,用另一只手盖住眼睛——

       ——“一定是我打开信的方式不对吧!!!”用一种带着羞恼的语气朝向天花板喊道,雷狮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绯红,怒气却是消散大半了。

       嘛,毕竟是看到了信里面一本正经的、严肃到近乎学术讨论的“饲养大猫猫的108式之×××”和最后的“祝性福”以及署名“大猫猫的粉丝后援会”这些东西呢【笑】

       “什么嘛……”许久,雷狮才恍若醒过神一般,喃喃的低语着,“居然是这种可耻的东西……话说大猫猫是什么鬼啊……”他看着信中那种像是和老熟人聊天的口吻,突然想起之前安迷修桌子上摆过的那些纸鹤。

       “居然都是这些东西啊……!?”雷狮有些尴尬的都起了嘴。安迷修把这些通信的纸鹤都整整齐齐的放在了一个没上锁的抽屉里,很好找。

       雷狮坐在书桌前,把一只只纸鹤小心翼翼地拆开,一封信一封信的读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要少吸烟喝酒对身体不好?切,无趣的想法,划掉划掉。”唰唰唰,铅笔涂黑了一块信纸。

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买一个船模做礼物是不错的选择……?”雷狮不由得回想起之前旅行时,安迷修装作不经意间买的船模,“啧。”

       ——……
       ——书房的门被轻轻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 ——“超虐的手书?‘他眼睛里有星辰大海,是骑士触而不及的光’?”雷狮又一次伸手盖上了眼睛,哑着嗓子坚定地低语,“怎么可能啊,我是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——安迷修悄悄的进来了,他手上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放下。

       ——雷狮提笔划去了后半句话,在旁边一笔一划,郑重地写下“是骑士触手可及的光”。他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要把所有的、无法言说的情感都刻进去一般,然后,长舒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 ——安迷修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雷狮身后,一边伸手去按住那张信纸,一边用带着笑意的温柔到犯规的声音问道:“恶党,你在做什么呢,嗯?”

       “woc傻逼安迷修你是猫吗走路都不带声音的想吓死老子吗!?”雷狮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,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自家骑士,然后悲哀的发现安迷修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些信,不,更准确的说,是看着那些涂改。

       他看到那句话了——这是雷狮的第一反应,这使得他偏过头去,不想承认那个脸上露出蜜汁微笑的傻逼是自己老干部一样的男友。

       “雷狮。”“嗯?”雷狮不解的看向安迷修,然后后者挑起前者的下巴,俯身亲了上去,良久,分开。

       就在雷狮即将爆发的时候,安迷修低笑出声:“雷狮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 还真是直白呢,不过现在时机倒是不错,雷狮这样想着,一把拽住安迷修的领带往下扯,直到两人额头相抵。

       “说,除了那些纸鹤之外,还有什么瞒着我的,嗯?”雷狮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   “还有一个作为生日礼物的惊喜,我最近在准备,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恶党,你是不是想打架?真的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你刚才拿在手上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还能是什么呢,当然是凯莉大佬给的安雷r18本子啊!【笑】